后危机时代金融中心──上海和伦敦的历史机遇

能力提升

长江商学院

2009-07-30就是

把上海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将考验中国将机遇转化为行动的能力。

把上海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将考验中国将机遇转化为行动的能力。

金融危机已经爆发两年多了。最近,放缓的迹象已经放缓。受影响最严重的核心地区应该是世界主要大国的金融中心。虽然金融危机的范围已经超过了国家的界限,但受灾地区已经集中在金融中心。作为伦敦金融中心的市长,卢先生被邀请到该校演讲,并与学生们分享他的观点。从他的讲话中不难看出,这是经历过金融危机的金融从业者的经验和教训。在进入他的脑海之前,让我们来看看金融危机的几个侧面。

作为一个坚定的自由主义经济倡导者,格林斯潘在1987年的股市崩盘和911之后的经济危机中领导了美国,并且一度被称为“甲骨文”和“大师”。然而,它现在被认为是全球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他被指控在其任期内推行低利率和不负责任的住房贷款政策,最终导致了随后的房地产泡沫。他支持刺激计划,并敦促购房者用可变利率来取代常规贷款,这导致许多借款人在利率上升时违约。

多年来,格林斯潘一直鼓励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当他接任美联储主席的时候,美国金融衍生品市场并没有那么大,仅仅5年,它就从2002年的100万亿美元增长到超过500万亿美元。索罗斯和巴菲特非常担心这些复杂的金融产品;索罗斯拒绝了他们,因为他不明白他们是如何工作的;巴菲特还称他们是“大规模金融破坏的武器”。但格林斯潘竭尽全力保护金融市场不受他所谓的“不必要的控制”。2003年,他向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表示,金融衍生品是一种特别有用的工具,那些不承担风险的人将风险转嫁给那些有能力且愿意承担风险的人。然而,在他的信念中,真相失去了控制,导致了华尔街的金融动荡和全球灾难。

在英国,从伦敦到西方,有30个圣玛丽斧街和42号塔,伦敦的第五塔,以及巴比肯地区和西敏寺。夜幕降临时,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就像世界上任何一个金融中心一样,有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和鲜艳的色彩。

虽然当选伦敦金融城市长伊恩·路德先生演讲不是法院强调伦敦金融城的灾难,但我们知道很多信息,同时,就像其他全球金融中心,面临裁员,基金压力,腐败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常常在金融中心,蔓延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影响一千万人的生命。这是高效、封闭的金融业的社会效应。英国首相戈登?布朗似乎是伦敦金融城的推动者和鼓动者,让人眼花缭乱,从而使整个城市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包括制造商的利益。他支持在伦敦工作的数千家海外银行和私募股权公司的“结束点”和低税率的放松。

陆先生没有时间来解释为什么这种管理方式至少加剧了全球金融危机对这座城市的影响。伦敦主教表示,他的教区正在努力应对伦敦金融部门15万人的失业问题。伦敦的牧师们站在宗教关怀的最前线,伦敦正遭受着苦难。伦敦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但英国的经济规模要比美国小得多,英格兰银行也没有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那么有影响力。因此,英国不会在像美国这样的危机中扮演领导者的角色。但最近布朗政府表现出了认真思考和果断行动的意愿。在西方领导人中,没有人能与这种强硬和决心相匹敌。预计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将比纽约更早摆脱危机的阴影。

在全球经济动荡时期,中国一直保持近距离脱靶状态──至少在脸上。不仅如此,中国似乎正忙着准备一场更大的摊牌。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是香港上海汇丰银行(HSBC Holdings PLC)的子公司,长期担任政府顾问,smir副总裁(Laura Cha)说,中国应该在其他国家反省的时候抓住机会。中国确实辜负了我。

伦敦金融中心上海。

携手赤狐CRM
让工作轻松起来

扫我前往公众号,对着名片拍个照

客户信息帮您快速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