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产绿色

能力提升

海岩的太阳|

长江商学院

2010-06-01就是

当工厂发展成微小的生态社会时,工厂不再是对抗环境的“污染源”。有多少工厂愿意做出这样的质变?当工厂变得更大、更复杂时,它们离“绿色”有多远?

生产啤酒产生的水流入附近的池塘,池塘仅用于养殖鱼类。在啤酒经过发酵后,蘑菇可以在谷物堆上生长,蘑菇可以在当地市场上以很好的价格出售,而纳米比亚的蘑菇则是进口的。与此同时,蚯蚓吃剩下的谷物,成功地将植物蛋白转化为动物蛋白,然后蚯蚓成为养鸡场的饲料。蚯蚓和鸡排废是一种转化为甲烷的“消化”,甲烷被用来支持啤酒厂的发酵,制造沼气的过程去除“废物”成为池塘里的“食物”。

这是一个真正的“零废物”工厂,更像是一个小的、平衡的、“生物链”的社会。这种“零排放”的啤酒不仅在纳米比亚,在瑞典、加拿大和日本也有。这是社会企业家Gunter Pauli的胜利。

零排放系统

早在1992年,甘特·泡利(Gunter Pauli)在比利时的一家清洁公司Ecover担任首席执行官时,在比利时实行了一个近乎零排放的工厂。由于工厂经历了革命性的“绿色”变化——屋顶花园调节工厂的温度,并利用风能和太阳能进行水处理……这家不起眼的工厂立刻在欧洲大受欢迎,游客络绎不绝,Ecover的洗衣粉在18个月里占比利时市场的6%。

他对“绿色工厂”更有信心,他通过开更多的工厂来创造一个全球品牌的可能性,然而,他的合作伙伴却有不同的看法。

这并没有阻止保利相信零排放系统,让比利时在东京参加联合国大学。1994年,他创立了ZERI,一个研究“零排放”系统并将其商业化的组织。

泡利通过西利的科学家建立了一个全球网络,通过网络工作组,他提出相关命题的零排放,然后,分布领域的科学家来自志愿者根据各自参与不同命题的讨论,现在有超过4600名科学家参与了超过60个不同的讨论组,如啤酒工厂项目,蘑菇,蚯蚓和特殊的小组讨论或气体。

在保利看来,“零排放”系统意味着“100%完成”,完全消除浪费,将是下一个突破的生产力——更好的环境,更好的管理原材料,同时建立一个完善的系统和创造新的工作。所以,为什么不呢?

当生产绿色

泡利的梦想并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梦想,当一个工厂发展成为一个微型生态社会的时候,工厂就不再是对环境的“污染”了。有多少工厂愿意做出这样的质变?当工厂变得更大、更复杂时,它们离“绿色”有多远?

无论是外部政策的压力,还是内部激励,一些企业开始积极思考,积极实践如何建立生产过程的可持续发展,如何减少水污染?如何在生产过程中减少能源消耗?如何减少碳排放?

在杭州的一家工厂里,工人们休息的时候经常在绿地上散步,或者看金鱼在游泳池里游泳。池子里的水是透明的。事实上,在水之前的金鱼,已经在工厂里使用过一次,然后在一个污水处理站经过严格的处理,之后,再被送到游泳池里的景观。是玫琳凯公司亚太生产中心在工厂,工厂生产污水,玫琳凯投资500万元建设一个废水处理站,同时,一个美丽的景观池也应运而生。

游客们经常被描绘成一张卡通形象描绘的环境友好的排水系统。2005年9月,富士胶片首次引入厌氧排水系统。厌氧细菌系统可以分解废水中的有机物,净化水体,同时产生甲烷,在这个有趣的示意图上显示为可爱的卡通形象放了一个屁。该系统产生甲烷,用作燃料,因此可用于每年节省84万千瓦时的电力。

该工厂的主要产品之一是扩大胶片。这是t

环境绿色营销零排放低碳。

携手赤狐CRM
让工作轻松起来

扫我前往公众号,对着名片拍个照

客户信息帮您快速录入